当前位置: 首页 连续剧 终极笔记
手机观看

终极笔记

评分:
10.0 力荐

分类:连续剧 内地 2020

主演:曾舜晞 肖宇梁 哈妮克孜 刘宇宁 范明 王劲松 

导演:邹曦 马小刚 卫立洲 

剧情简介

查看分集剧情
终极笔记连续剧上映于2020年,由著名连续剧明星曾舜晞 肖宇梁 哈妮克孜 刘宇宁 范明 王劲松 主演的国产,青春,冒险,电视国产,青春,冒险,电视连续剧,又名盗墓笔记,盗墓笔记:终极笔记,盗墓笔记之终极笔记。终极笔记讲述了:剧情介绍:原本只对三叔经历感兴趣的吴邪历险归来后收到神秘录像带,发觉自己被卷入一场阴谋中。他只身探险格尔木疗养院,偶遇张起灵等人,组成六人小队结伴而行。在西王母宫中意外发现神秘陨玉,却不想此时三叔突然失踪、张起灵失忆;为帮助张起灵寻回记忆,众人一路探索,发现张家古楼正是关键所在,却因为裘德考势力的介入不得而终。霍老太突然出面与吴邪等人联手,复制当年九门的联合行动再次去张家古楼探寻真相,不料在行动中突发意外,众人陷入危机。至此谜团未解,各方势力失衡,吴邪被迫戴上面具伪装成三叔。定档海报剧情介绍:原本只对三叔经历感兴趣的吴邪历险归来后收到神秘录像带,发觉自己被卷入一场阴谋中。他只身探险 详情

分集剧情

摄像机摇摇晃晃拾级而上,青灰色的影像里出现了一张脸:我叫吴邪,我在格尔西疗养院……吴邪,人称“小三爷”,出身老九门,曾无意中发现爷爷留下来的一本笔记,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好友王胖子“闷油瓶”张起灵,三人曾于鲁王宫机关重重之下,凭借过人的胆识和闷油瓶的力挽狂澜逃出生天,本以为那只是一场意外,生活总会回到正轨,但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并非人力可以改变,为了寻找三叔,吴邪阴差阳错潜入了西沙海底,没想到竟然牵扯出了长生以及终极的秘密,后他在长白山发现云顶天宫,最终来到了张起灵的终点—青铜门,吴邪眼睁睁看着自己这位挚友和阴兵一起进入了青铜门……医院里,趴在病床边熟睡的吴邪被王胖子喊醒,病床上本该躺着的三叔早已不见了踪影,吴邪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在医院大厅截住了逃跑未遂的三叔后一把把人打晕,待这老狐狸 更多详情

三叔的话并没有打消两个年轻人的念头,他们接下来的决定以及经历让这老狐狸做梦都没有想到。笔记记录:考古队几经磨难,人员失散,陈文锦最终进入了青铜门,看到了终极,1995年,考古队开始策划寻找塔木陀,正是在长生龙脉之外的那个点,塔木陀,就在吴邪聚精会神接着往下看的时候,突然,衣衫褴褛已经疯了的霍玲突然朝他冲了过来,吴邪躲避不及,几乎被霍玲抓到,就在这时,小哥一把从霍玲手下揽过吴邪,二人合力把霍玲关进了地下室,惊魂未定之时,背后棺材里竟爬出了一个人,把吴邪吓得半死,幸好不是什么鬼,正是当日在杭州跟踪小哥那个人。道上人称黑眼镜,原来阿宁也来了格尔木,据她介绍,黑眼镜和小哥是此次行动的顾问。一行人和乘面包车到了附近落脚的营地,从黑眼镜口中得知,他们此行目的地是塔木陀,并且阿宁他们还找到了当年陈文锦考古 更多详情

吴邪摇摇晃晃中终于苏醒,睁眼发现自己正在小哥背上,张起灵终于还是找到了他,不幸的是,从小娇生惯养的小花解雨臣竟发烧了。此时吴邪一干人等早已汇集到了阿宁所在地,除了老高等四人,定主卓玛的孙子介绍,这里已经离魔鬼城不远,那是一所被天神诅咒的城,正是此行目的地所在。于是大家预备在此地休息一晚,明日出发。第二天,众人休整完毕,把四散的车辆重新开了回来,整装行囊很快便到了魔鬼城,这里深处大漠,千年风沙侵蚀之下,形成了特殊的雅丹地貌,再加上时不的沙尘暴以及古怪的风声,让这个地方蒙上了一层更为神秘的面纱,有了之前的经验,阿宁带领大家找到了一个可以避风沙之地,暂且扎营。吴邪发现了不远处被风沙埋了的一个人,正是失散的四人之一,阿宁吴邪等人决定进入魔鬼城寻找剩下的人,可未料扎西面容失色连连拒绝带路,声称从未有人 更多详情

解雨臣黑眼镜一路找了很久,都没发现吴三省的影子,二人分析三叔定是对此行之人怀有顾虑,这才没有留下太多记号,只能闷头继续前行,后意外竟然陷入了沙漠中的一个地下坑洞,黑眼镜分析,这是一条民国时期的石油管道,凭借着微弱的手电筒光线,二人摸索前进,发现这条管道虽异常结实,可好像受过什么庞然大物的重击,解雨臣举着手电筒反复查看,面前的土壁有什么不对,应该是塌方堵住了,于是掏出随身的军工铲开始挖掘,路通了之后,没有料到的是,土壁的这边竟有数具尸体,不光是人,还有蛇,蜥蜴,全部都是窒息而死。吴邪上半身探入棺椁,仔细观察里面内壁内容,这具女尸很可能是西王母至亲,并且服下了所谓的长生不老药,但不老药让女尸发生了畸形,身体越变越小,他们也意外发现,所谓的恶童,其实就是人皮纸上的白磷燃烧投下的影子,古人的把戏而已 更多详情

小哥三人来到了阿宁营地,王胖子和潘子看着这幕惨景,不由得心肝一颤,吴邪匆忙逃跑定没有带什么补给,得赶紧找到他,不然后果难以预料。 他和潘子二人由小哥带领,弯弯绕绕得穿过魔鬼城,却发现竟然又遇到了鬼打墙,无论如何也走不出去,三人决定就地扎营,明日再上路。逃出生天后,吴邪向阿宁忆起当日七星鲁王宫的尸鳖王,仍心有余悸,没想到在千里之外的大漠,竟也见到了这种怪物。二人虽侥幸留得一命,可也在这危险重重的魔鬼城中迷了路。两人趁天还未黑朝着一个方向一直走,可没有水没有食物,很快就已经体力不支,很快天就黑了,大漠昼夜温差极大,白天被汗液浸透的衣服到了夜里就变得湿凉,吴邪不知自己是今天晚上先冻死,还是明天太阳出来了后脱水而死,阿宁讥讽他想的太多,不如先考虑考虑如何做个石槽夜里睡觉保温用。黑眼镜解雨臣看着面前密 更多详情

一路上,胖子被一块山壁吸引了注意力,一番辨认之下,众人发现这竟是传说中的人面鱼化石,看来这里就是古河道了,之前古船上棺材的壁画清楚的记载了送葬路线,以此为线索,即可分析出河道走向。但事关重大,大家商议了一下还是决定先继续前进,后又发现了被风吹来的装备车辆三三两两散落在地上,正在此时,大群尸鳖王竟然追了过来,他们被逼到了一个悬崖边上,无奈之下只得利用安全绳和藤蔓下到悬崖底的雨林逃生,所幸尸鳖惧怕雨林里的什么东西,并不敢跟下来,果然,刚一下来,胖子就中招了,一种像是蛋卵的毒物把他搞得昏迷不醒,幸好潘子一口水喷醒了他。这边吴邪仍在仔细查看陈文锦的笔记,里面的地图没有参照物还都是问号,令人头痛不已,一直沉默的阿宁终于开口了:西王母宫,在沼泽深处。事不宜迟,大家简单吃了点东西,背上背包,就上路了,一路 更多详情

黑眼镜解雨臣看着面前密密麻麻的磁铁剑,不由得苦恼不堪,他们身上背包里可有不少铁制品,这不是明摆着要送命吗,可天无绝人之路,忽然灵机一动,火可以消磁,事不宜迟,二人拿出背包里的打火机,烤着烤着就发现剑上面竟然有痕迹,看来有人和他们用了同样的方法,应该是吴三省,等到磁力威胁不到他们时,二人又打开了下一扇门,没料到,这一间石室的机关更加歹毒,四周布满了能够发出强光的锆石,晃得他们睁不开眼睛,再加上飞来飞去的暗器,还真是让人防不胜防,黑眼镜常年戴墨镜还好说,解雨臣只好拿出布条蒙住眼睛才能勉强前进。接下来的机关无非就是暗箭,这也难不倒身手矫健的解雨臣黑眼镜,三下五除二就已化险为夷,很快就到了地宫核心,黑眼镜感慨西王母真是大手笔,竟然挖空了整座山。不仅如此,西王母和周穆王的一幅壁画也被置于地宫最显眼处, 更多详情

天有不测风云,本就一路艰辛的吴邪他们在一场雨中又招惹了大量草蜱子,蜇得这群人浑身都是伤口。奇痒难忍,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了,大家找了个避雨的地方准备先躲躲,阿宁盯着面前的胖子吴邪,似笑非笑地劝他们脱了裤子检查检查,小心没了传宗接代的玩意儿。王胖子早已忍耐不了,刚进山时候他的裤裆撕裂了,当时觉得挺凉快,没成想遇到这事,也是他倒霉,吴邪掀开胖子衣服的时候,背上密密麻麻全是寄生的虫子,可吴邪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人狠下心来,用烧红的刀尖把草蜱子一个个剜了出来,痛得扯着嗓子大喊。黑眼镜解雨臣仿佛天生就是一对冤家,一路吵架拌嘴,互相挖苦,再不苦中作乐,恐怕在这阴森森的地下就真的绝望了,就在两人叨咕着好像已经良久没有遇到机关的时候,黑眼镜这个倒霉鬼就踩到了脚下的暗门,背后的石梯炸裂开来,两人拼了命地往上跑,最终 更多详情

吴邪一行人逃出生天后商量决定先去寻找慌乱中丢失的装备,阿宁蹲在水边洗手,背后的吴邪无意中看见水里有一条野鸡脖子竟然悄无声息的朝着阿宁游了过来,他着急大喊一声,想提醒阿宁,可一切都太晚了,野鸡脖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咬中了她,阿宁应声倒地,吴邪赶紧冲过去,可不过片刻时间,竟然死了。众人大骇,阿宁就这样,死了?一路以来,这个年轻女人一向在所有人心里都是训练有素,临危不乱的形象,是裘德考公司的得力干将,多少次化险为夷,死里逃生,今日就这样被一条蛇结果了?更无力的是,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倒下去却无能为力。吴邪抱着阿宁的尸体,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就在一两分钟前还是活生生的阿宁啊!吴邪木然,默默将自己的一段皮带和当十铜钱系在一起,放在阿宁身上。而后毅然将她背了起来,她是为了探西王母宫才丢了性命,无论如 更多详情

吴邪三人被机关逼到了绝境,强烈的求生欲让他们不得不爬到这面墙上面,可刚松了一口气,更大的麻烦就来了,这祭台祭的不是别人,竟是野鸡脖子,在他们下方,成簇成堆的蛇盘成一团,吐着信子,吴邪吓得脸都白了,正巧脚下的墙又开始动了。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对面两三米处是一尊雕像,雕像后面就是出口,他们豁了命跳到对面,唯有吴邪一脚踩滑,差点摔下去,这时小哥不知从哪里突然出现,及时拉住了他,吴邪兴奋不已,主心骨总算回来了,可转眼之间,小哥就又消失了,胖子劝道:闷油瓶行事向来神出鬼没,还是快找三爷吧,可是三人在洞里耽误太久,红烟早已消失,一时迷失了方向,并且天色已晚,就只能先原地休息,再做打算。解雨臣从地洞里出来之后,猜测这下面应该是西王母宫的一条地下水道,众人兴奋不已,纷纷摩拳擦掌,可有个问题摆在眼前,所有的装 更多详情

因为没有麻药,潘子只能强忍着疼痛让胖子给自己缝上了伤口,他对吴三省的忠诚以及友情令胖子十分佩服,吴邪在另外一个帐篷意外发现了浑身泥污蓬头垢面的小哥,小哥好像饿了很久,狼吞虎咽得吃东西,吴邪追问起他为什么救下自己就跑了,也不说话,拉着吴邪就到了帐篷外的泥坑里,一把推了下去,称可以防蛇,吴邪又如法炮制,把胖子骗出来扔进了泥坑里。当然卧病在床的潘子也不能落下,吴邪细心得帮他也涂了一层泥,这时帐篷外的胖子声称发现了三叔留下的话,他赶紧跑了出去,果然,石壁上写:我们已找到终极的入口,入之绝无返途,此次绝别,心愿将了,无憾勿念,且此地危险,你们速走勿留。三叔这是没打算活着回来啊,胖子看他脸色沉重,出言安慰几句,吴邪咬牙切齿:这老狐狸为了让自己回去真是想方设法,不择手段。他沉默片刻,三叔以身犯险,自己怎么 更多详情

吴邪他们离开三叔营地,朝着神庙的方向前行,路遇一块奇怪的石碑,刻有一幅画:先民在祭祀野鸡脖子,已经在战争中即将落败的西王母放出了杀手锏:野鸡脖子,战争也就转败为胜,并且在壁画中,整个城市的地下通道都是通的,并且养满了野鸡脖子。另第二幅画描述的是周穆王来到西王母国讨教长生之法。并且小哥发现,浮雕上野鸡脖子竟是社会性蛇族,里面最为重要的蛇母粗得如同一棵树一般,就在他们还在研究雕像时候,潘子大喊了一声,原来是神秘女人,吴邪胖子闻声立刻追了上去,可还是让她跑了,二人也摔到了水里,后无意发现了三叔队里人的尸体,差点被眼瞎的胖子认成三叔,惹得众人一阵后怕,可胖子的乌鸦嘴还没有到头,有一条野鸡脖子逼近了他们,幸好吴邪眼疾手快,一刀下去把蛇砍成两半,再看地上的尸体,全身上下只有一个伤口,并且此处距离三叔营地 更多详情

野鸡脖子会模仿人发声,出于围猎的本能利用声音去诱惑猎物,众人不敢再在此处多逗留,整理行装继续前进,一个仿佛井道一般的甬道引起了大家注意,吴邪新奇地发现这并不是什么井道,而是蛇蜕,看来自己之前猜测的蛇母果然存在,其他蛇也不敢靠近这里,众人决定在蛇蜕暂且休息片刻。三叔在吴邪身边坐下来,思索再三后告诉他自己已经安排好了,让吴邪借探路的机会去神庙找小哥,离开这里。可没料到被吴邪果断拒绝,这件事情和自己息息相关,怎么能说走就走呢?三叔顿了顿,喝了一口酒,承认第三副录像带是寄给了他,并且在定主卓玛口中得知是陈文锦在十九年前托她保存,前段时间陈文锦和她见面,安排寄出录像带,这可能是见陈文锦的最后一次机会,吴三省不肯放过,毅然决然来了大漠。可大漠状况复杂,需要强大的资金力量,所以吴三省让小哥拿着录像带去找阿 更多详情

陈文锦揭晓解连环的身份后,在场的所有人都十分震惊,尤其解雨臣,原来,这是自己真正的叔叔,吴三省,此时应该称之为解连环,解家做事向来万全准备,偏偏解连环死得如此仓促,为什么回来之后用吴三省的身份回到吴家,一定是考古队需要一个透明人的身份来完成某件事情,解连环吴三省有血缘关系,长相也是酷似,所以才有了吴三省假死,解连环顶包的事情,这些年来,真正的吴三省一直在暗中引导吴邪去了七星鲁王宫、西沙海底、云顶天宫,吴邪才是九门要培养的人,才是九门最大的后手。陈文锦说起当初录像带并不是寄给吴邪,而是裘德考,可是到最后竟然还是到了吴邪那里,一定是“它”。因为顾忌“它”的存在,所以考古队在疗养院拍了视频,留了录像带,可是录像带最终还是到了吴邪手里,看来“它”也选中了吴邪,吴邪才是最终解开一切秘密的人。在疗养院的 更多详情

实验室壁画记载了西王母对于尸鳖丸的人体试验,看来陈文锦他们就是被人利用了,而如今的吴三省发现了其中内幕,这才和解连环来了个偷梁换柱。并且还有一点,在假王宫和这里的壁画上面,都有一个同样的人—周穆王,假如西王母真的如此钟情周穆王,那么很有可能会把长生之术告诉他。而是壁画上西王母的身边有一块很大的石头一样的东西,看来这个就是长生不老术最终的秘密了。就在他们想法设法想要打开下一扇门得时候,一直毫无动静的玉俑突然攻击了二人,幸好数量不多,解雨臣三下五除二就应付了过去,黑眼镜这边也顺利打开了门。小哥思索半天,最终找到一个机关,面前呈现的是一条地道,在地道里面也有人面鸟雕像,这就说明此处离地宫中心不远了,可小哥的记号也越来越晦涩,他实在是想不起来记号的含义了,众人决定先去探路,果然,就在不远的地方,有一 更多详情

黑眼镜解雨臣拖把三人出了地宫艰难地走在大漠里,拖把身体弱得很,被两个人拖着前行,为了让他不至于渴死饿死,黑眼镜二人就像说相声一样你一言我一语得讨论怎么吃了拖把这个补给,吓得他脑子一顿清醒。千辛万苦之后,黑眼镜三人终于回到了正常世界,过上吃火锅喝啤酒的人类生活,拖把感念黑眼镜和解雨臣没把自己丢在大漠里,酒过三巡,解雨臣邀请黑眼镜跟自己去查鲁黄帛的事情,可对方为难的表示已经接了别的活,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两个欢喜冤家肯定也没有想到最终分别时候有那么恋恋不舍。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吴邪一直就这样呆在殒玉前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胖子心里干着急可是也不敢提离开的事。可现实始终是要面对的,就剩下一包压缩饼干了,吴邪缓缓开口:吃完这包饼干假如还没有小哥的音信,就离开吧。就在二人饿得浑浑噩噩的时候,胖子一睁眼 更多详情

二叔这个老狐狸比三叔还狠,如果自己明天去的话,肯定人去楼空了,所以吴邪准备现在就出发,可是他刚到杭州,二叔的电话就打不通了,吴邪窝着一股气回到了吴山居,这什么长辈?没一个靠谱的。吴邪在店里继续了之前混吃等死养老的日子,抱着爷爷留下来的笔记兴叹祖宗为什么不写一些九门里的事情。这时,一位客人来到了吴山居,此人名为金万堂,掏出三叔的欠条,声称来讨还一个大花瓶,吴三省说过了,半个月内不见大花瓶就来找吴邪要,可店里一年没有进货了,怎么可能有呢,突然他脑袋一闪,王盟不是说中了一箱方便面吗,果然打开一看是一件花瓶,可这成象很新,根本不是所谓道光年间的东西,吴邪索性打碎了花瓶,掉出了一个录像机,金万堂说了实话,是三叔给了他两万块钱让他过来要花瓶。这是去西王母宫之前录的,录像里的三叔在吃泡面,他断定当吴邪看到 更多详情

霍秀秀把那一大堆录像带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从中发现了自己姑姑霍玲的线索,解雨臣提示她很有可能是霍老太也就是霍秀秀的奶奶授意他人把这些录像带交给她的,可其中的录像带夹杂的东西被霍老太抹去了,二人为寻找接下来的线索,决定一同去长沙。第二天,小哥吴邪胖子三人来到之前小哥住过的吊脚楼,进去以后发现屋子里全是灰尘,显然已经许久没有人来过,在桌子上的玻璃板下面也发现了许多张照片,果然楚光头没有骗人,可小哥一直盯着角落里的床,嘴里念念有词:不对……他闭着眼睛沉默半晌,突然嘴里吐出两个字:房间!话音一落就掀起来那张床一拳拆掉了床底木板,果然里面有一个铁箱子,众人还在吃惊之时,一个身着黑衣遮住面容的人从里面夺走箱子后夺门而出,三人紧随其后追了出去,一直追到了山里,小哥与其打斗之时,撕掉了此人外衣,惊讶得发现这 更多详情

八乃村,胖子和吴邪二人久等盘马老爹也未见回来,阿贵叔笑称山里人在大山深处呆上几天很正常,劝两人不要着急。正好胖子从县城买到了硫酸,准备趁等人的时间把“铁块”溶了,可这强酸遇上“铁块”竟然也无能为力。小哥用两根手指夹起“铁块”端详着,这里面,究竟是什么?胖子在八乃村一改之前的懒惰习性,尤其在云彩面前,殷勤不已,为了讨好姑娘,竟然亲自下厨。就在这时,盘马老爹的儿子拿着一件血衣心急如焚赶来,声称要进山找父亲,还是阿贵叔稳住了他。带领吴邪三人四处找寻,可到了一个叫做“水牛头沟”的地方,阿贵叔说什么也不肯往前走了,那里是八乃村一贯的禁区,不可擅入,可他自己不去也拗不过吴邪他们,阿贵叔心中着急可也无可奈何。胖子吴邪在小哥的带领下进了山,还没走多远,就看到前方一棵树挂着一件血衣,这应该是盘马老爹故意留下的 更多详情

原来,因为当年的事情,盘马老爹一直被这个“塌肩膀”所威胁,为了能让儿子孙子逃出此人魔掌,他决定将真相告知吴邪三人,希望能够救自己一家于水火。讲起当年之事,盘马老爹表情复杂,那个时候的八乃村实在是太穷了,考察队带来的粮食对村里人的诱惑不言而喻。夜里盘马带着年轻人来考察队的仓库,本想偷一点填填肚子,没成想被人抓了个现行,纠缠之中,几个村民不小心捂死了这个人。在处理此人尸体时候又被另一个队员看到,不得不将其灭口,事情已经这样了,其他几个年轻人索性怂恿盘马把考察队所有人都杀死。到最后这些人杀红了眼,像野兽一样几乎干掉了所有人,尸体被扔到了湖里,可接下来的事情却让盘马做了三十几年的噩梦。他第二天去考察队营地时候,发现所有人竟然都还活着,还和他有说有笑,盘马吓得几乎昏倒,只是结巴着说自己来打猎,奇怪的是 更多详情

常见问题

    1.请问那个平台可以观看终极笔记?

    网友回答:在BT电影天堂就可以观看终极笔记,在线免费观看地址www.bitidy.com/voddetail/69215.html

    2.终极笔记连续剧都有哪些演员?

    网友回答:曾舜晞 肖宇梁 哈妮克孜 刘宇宁 范明 王劲松 

    3.终极笔记连续剧是什么时候上映?什么时候开播的?

    网友回答:终极笔记2020年,详细信息可以百度搜索下相关信息

    4.连续剧终极笔记目前更新到多少集了?

    网友回答:终极笔记目前36集全

    5.连续剧终极笔记评价怎么样?

    网友回答:终极笔记网友评分10.0,共有9750人参加了评分

影片评论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发邮件至123456@test.cn (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19 BT电影天堂 icp123

电影

剧集

综艺

动漫

专题

明星